第六百八十八章 忙碌的周六(1 / 2)

上午课程结束后,郑清回了宿舍吃午饭。

没错,刚刚尝试在食堂公开吃了两顿饭的他,就因为七宗罪的存在,不得不重新躲回宿舍就餐。

仿佛一只在雨后把脑袋探出硬壳的蜗牛,稍稍受到一点惊吓,就嗖的一下又缩了回去。

“早上那起事故纯属意外。”

萧笑抱着一本斯宾塞·布来克博士的《盗尸者》,摆弄着桌上一具斯芬克斯的微缩骨骼模型,全然不顾桌子另一侧的同伴正在吃饭:“…那个女巫是阿尔法一年级的新生,张玉豆,似乎跟张家还有点亲戚关系,根据真言之石的测定,她当时真的是在练习‘疾风咒’……放心,那些菜我都做过毒理检测了,绝对没问题的!”

郑清轻咳一声,假装没有看到萧笑的白眼,坚持用魔法银针在每个餐盒里都扎了几下。

“真言之石也不一定可靠。”

他收起银针的同时,轻飘飘的继续了之前的话题:“就像沉默契约,我就违反过很多次,但一点事儿都没有……另外,她跟哪个张家有关系?”

萧笑抬起眼皮,视线从镜框上方看了一眼某个开始干饭的家伙,显得颇为无语。

“不要拿你这个特例当做一般情况来对待,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打破常规的存在。”说着,他收回视线,指挥着那只斯芬克斯的骨架在桌上缓慢行走,一边在羊皮纸上勾勒着骨骼运动时的草图,一边摇了摇头:“至于张家……你还知道几个张家?”

郑清夹着炒蛋的快子停在半空中。

“张季信?张叔智?他们那个天门张氏?传说中的屠龙张氏?”年轻公费生一脸的不可置信:“那个小豆丁跟长老还有亲戚关系?完全看不出来么!怎么没听长老提起过他妹妹在阿尔法读书?”

回忆着早上遇到的那个娇小可爱的身影,郑清摇了摇头,狠狠咬了一口馒头。

“不要随便给人安排关系啊!”

萧大博士终于忍不住,放下手中的《盗尸者》,扶了扶眼镜:“谁告诉你年纪小就一定是妹妹?世家大族之间的巫师们血缘关系错综复杂,盘根错节,非专业纹章学研究者有时候都很难搞清楚全部关系,长老不知道他有一个远方堂亲很奇怪吗?或者,即便知道,因为长辈关系来往不密切也很常见。就像迪伦,塔波特和奥布来恩都是月下议会的名门大族,但你见他跟我们介绍过那两个家族的亲戚了吗?”

郑清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,然后端起紫菜蛋花汤,举了举,做赔罪状。

萧笑不为所动,表情严肃:“……还有,早上那起事故发生的时候,你掏出符枪是打算干吗?一枪给她脑袋上开个大洞?你疯了吗?”

“嘿……应激,纯属应激反应。”年轻公费生干笑着,举着碗挡住大半张面孔,以掩饰此刻脸上的尴尬表情。

“不管是应激,还是莽撞,亦或者你觉得自己反应灵敏,总之,光天化日之下对同学掏出符枪,而且还是在校园,这纯属疯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!说到底,七宗罪只不过是一个偷偷摸摸的秘社,他们没有那么大能量纠集太多巫师参与对你的计划,所以你也不要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”

说到这里,萧笑稍稍放缓语气,态度非常明确:“另外,你要知道,在校园里对同学随随便便掏出法书是非常严重的冒犯行为……今天如果不是那小姑娘慌里慌张、粗枝大叶,说不定你现在已经收到校工委的警告通知书了!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